中国式家族企业的溃败:一个亿万富豪的破产

  

 

  2008年父亲王宏庆去世,王银达给他建了一个很漂亮的墓,还在墓前修了一条龙的石雕。王银达的母亲隐约感到这几年公司破产,儿子儿媳离婚都和这个石雕有关系,就找人用水泥把石雕盖了起来。

王银达去拜访自己的师父,师父带他参观一个游泳中心

  据王银达自己说,从2008年到2015年,他的企业实际上处于亏损状态,一直在消耗。“我们是生产廉价洗衣机的,配件和人工成本一直在增加,但是洗衣机的价格一直没有太大变化,十年前三四百元一台,十年后四五百元一台,利润率不高,主要是走量。”他说自己花钱大手大脚,也投资了一些房产,但升值都没有达到预期。


  从200万到4亿,用了10年时间,王银达的资产增长了200倍。王银达说:“我个人逐渐膨胀,生活也变得奢靡,花钱开始大手大脚起来。”他喜欢车,1998年买了桑塔纳,1999年有了别克,2000年以后陆续购入S级奔驰、宝马760和保时捷Caynene Turbo S等豪车。

王银达(右)和友人在迪拜

王银达在园区四处走动

周末,王银达和元元出门去散散心,他给她做了一个柳枝头环,还摘了两片叶子做装饰

曾经,王银达在园区大门左边还建成了达能公园,工人下班后可在此休闲娱乐。如今,这里无人打理,早已荒芜


达能集团办公楼的二楼有一个小花园,里面建了亭子和假山,仅小花园的装修就花了几百万。如今,二楼副总经理办公桌上积了厚厚一层灰。现在整个办公楼空空荡荡,有些窗玻璃已碎。

王银达去拜访自己的师父,师父带他参观一个游泳中心



王银达(右)服役时与战友在一起的合影

  王银达1972年出生在慈溪市附海镇三节村,等他十几岁时,父亲王宏庆已抓住改革开放的商机,成为远近闻名的“王百万”。王银达说自己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,不愁吃不愁穿,生活过得自由自在。他从小不喜欢读书,高中毕业后选择去当兵。1993年服役归来,他在父亲的工厂里帮忙,第二年便成家生子,妻子也是附海镇人,两人有一儿一女。

元元说:“王银达最近情绪稳定了不少,前段时间他太焦躁了,每天晚上不吃安眠药睡不着觉。现在他经常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”


王银达邀请朋友来家里做客,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菜


王银达现在每个月都要去社区矫正办按手印,公安机关以此确保他未离开慈溪


王银达办公室一角,放着他创业时期的照片

王银达在园区四处走动

  *本文转载自凤凰网《在人间》栏目(微信号:zairenjian11)。


  2013年底,更大的问题向达能袭来。从2008年到2013年,王银达用个人及家人名义担保,并用达能集团产业园及其他自家工厂、房产包括别墅作为抵押,向9家银行累计贷款3亿多元。从2013年底开始到2015年,银行信贷政策收紧,逐渐压缩向达能集团提供的贷款金额,有的不再向其提供贷款甚至开始收贷。一开始,王银达还能按时足额还上利息,逐渐地,他发现公司资金周转困难,偿还贷款变得非常困难。

王银达之前花1000多元买了一个爱马仕的马克杯,现在把柄出现了裂缝,他自己动手用红线将把柄包起来接着用。

王银达(右)服役时与战友在一起的合影

  王银达之前花1000多元买了一个爱马仕的马克杯,现在把柄出现了裂缝,他自己动手用红线将把柄包起来接着用。